您當前所在位置:知道網絡 > 新聞 > 行業新聞 >

我們

互聯網掀起反腐風暴 總有眼睛注視你
不到1年受賄超1300萬,兩位80後員工受賄案件震驚了互聯網圈。更可怕的是,在短短的一周之内,螞蟻金服,美團點評、360等公司均有員工因貪腐被通報,讓互聯網圈内掀起了一陣反腐風暴,也讓大家意識到反腐已迫在眉睫。
 
反腐,這是一個嚴肅而又老生常談的話題,但當它碰到創新的互聯網公司之後,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反腐風暴席卷互聯網公司
 
2018年12月,誰都沒有想到,僅僅5天前還在公開演講的大優酷事業群總裁、阿裡音樂CEO楊偉東,因為被舉報涉經濟問題,接受警方調查。有媒體報道稱是因為“這就是”系列綜藝的收支問題,涉案金額可能過億。
 
“???!!!”老領導俞永福在社交媒體發文,表達心中的震驚之情。阿裡大文娛則聲明稱,阿裡有史以來,一直對這類事件态度鮮明,決不妥協。

 
事實上楊偉東并非阿裡反腐曆史當中的最大号“老虎”,幾乎每兩年就會有一位阿裡高管因為腐敗問題被查。2012年,原聚劃算總經理閻利珉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阿裡集團人力資源部原副總裁王某因受賄260餘萬元被法院判處八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2016年,阿裡影業副總裁、淘票票總經理孔奇因貪污受賄被警方帶走……
 
在阿裡内部有一個“廉正合規部”,獨立于各業務線,隻向集團CPO彙報,廉正調查“上不封頂”。甚至坊間還有流言稱,馬雲當初将該部門交給現任CPO蔣芳的時候,許下了“蔣芳可以調查任何阿裡員工,包括自己”的承諾。
 
2015年7月,時任阿裡巴巴集團副總裁的劉春甯被警方帶走,不過這一次是源于前東家騰訊的舉報。據悉,劉春甯此前在騰訊工作十年,還曾擔任馬化騰總裁助理等職,昔日也被視為馬化騰愛将與心腹。
 
阿裡影業發布公告稱,劉春甯是在騰訊期間受賄,有關調查與其在阿裡巴巴以及阿裡影業的職位概無關系。當時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主要原因是劉春甯負責騰訊視頻版權采購時期涉嫌商業賄賂。
 
“我們報案的是前兩年視頻部門的貪腐事件,在警方偵查過程中牽扯出了劉。”騰訊公關總監張軍也強調:騰訊一直高度重視反腐問題,内部有嚴格的“高壓線”政策和陽光行動制度,無論是任何員工,一旦觸犯都絕不姑息,嚴重者将送交公安部門處理。
 
據悉,每一位騰訊員工在入職的第一天,都會被告知六條“高壓線”。一旦出現故意虛假報帳、收受回扣、洩漏公司商業機密等行為,輕則免職,重則移交司法機關。
 
并不僅僅是阿裡騰訊這樣的大公司,反腐風暴早已彌漫至整個互聯網圈。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互聯網公司涉腐反腐案件榜單》顯示,自2010年至2019年7月,互聯網行業反腐事件共計30起,知名互聯網公司均有所涉及。
 
勿以惡小而為之
 
在無止盡的反腐風暴之中,上至公司高管,下至普通員工,沒有人能夠僥幸逃脫。
 
2016年中秋節前夕,阿裡給了所有員工帶來個小福利,可以在内部以成本價秒殺公司的禮品月餅,吸引了許多員工參與。為了确保能搶到月餅,還有5名程序員專門編寫腳本進行“秒殺”,但沒想到這個耍“機靈”的舉動,竟然刷到133 盒月餅,害得自己工作都丢了。
 
事情發酵之後,有一些網友質疑阿裡開除的處罰是否過重。馬雲張勇等高管專門開會複盤過後,蔣芳發布内部信解釋稱,“若不能保持一顆敬畏心,而是以自己的方便和獲益為首要考慮,那麼也将是一件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解構和擊敗所有人的奮鬥。”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這是所有人都學過的名言,但在面對私人利益上,僅僅百十元的誘惑,也會釀成錯誤。
 
2018年12月,百度的55名違紀員工全部遭到辭退,僅僅是由于多次虛報打車發票。這原本也是百度給員工們的福利,晚上9點之後,加班員工就可以“免費”打車。但是偏偏有人利用福利,謀取利益。
 
百度在内部通報中寫道,“不少同學在明知自己的行為是虛假報銷的情況下,仍然多次這樣做,已經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觸碰公司職業規則底線。”“遵守職業道德規範是百度人踐行‘簡單可依賴’價值觀的基本要求。”
 
還有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現實中發生。2018年11月,今日頭條有員工因為将公司16公斤的零食外寄被發現,最終遭到辭退。内部人士透露,道德委員會此前已經多次強調過不準将零食往家裡拿,此人是在頂風作案。
 
腐敗問題影響有多大?
 
從幾百塊到幾十億,員工腐敗對于公司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嚴重的甚至還會對産業鍊以及消費端産生影響。
 
“預計損失超過10億元”,2018年大疆創新因内部腐敗問題帶來的損失可謂十分慘重。這一數字為2017年所有年終福利的2倍以上。“這損失掉的10億每一分都是純利,我們原本可以用來做公司發展投入和員工福利,卻由于腐敗白白損失掉了。”
 
不僅僅是對公司内部,職務腐敗還會對整個産業鍊産生多大影響?大疆在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從原材料采購、加工半成品到最後成為企業可用的零件,即使每一環節的腐敗使得采購成本隻上升5%-10%,經過三層産業鍊到達企業時,成本在無形中增加了16%-33%,令人觸目驚心。

 
如此巨大的影響,也讓許多公司開始進行對内對外的“雙層防護”。美團的“重案六組”就在2016年下線了1500餘家不良商家,并将近200人移送刑事司法,阿裡此前也宣布永久關閉36家違規店鋪。
 
新浪科技查詢各大公司反腐公告後發現,目前大部分反腐信息還是來自于舉報,由于收受賄賂雙方互相勾結,很多人員并不願意配合調查,導緻公司能查出的也隻是冰山一角。
 
但困難并不會擊垮互聯網人反腐的決心,劉強東就曾在内部培訓會上放出“狠話”,稱“如果公司懷疑你貪了10萬塊錢,就算花1000萬調查取證,也要把你給查出來。”
 
各出奇招
 
為了盡可能的預防以及查處腐敗事件,互聯網公司們可謂是各出奇招。
 
瓜子二手車今年5月組織公司管理層代表和黨員代表參觀了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在此之前京東也曾組織參觀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讓員工們對腐敗犯罪進行清醒認知。
 
在今年的京東零售子集團合作夥伴大會上,除了徐雷和衆業務線領導的發言之外,面對着現場衆多供應商,來自内控合規部的負責人也進行了一場演講,詳細介紹了京東在腐敗行為上的處理。當時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表示,反腐相關内容出現在京東的會議中已經成為常态。
 
據悉,京東的内控合規部直接向京東集團CEO彙報,任何部門和個人不能幹預及限制,為了提高員工的積極性,不僅對舉報人提供了保護和獎勵制度,對于拒收賄賂的員工,還會被獎勵拒收金額的50%。
 
滴滴出行則在查處違規事件的同時,還會評定出“陽光小桔人”作為優秀模範進行表彰,根據舞弊案件嚴重程度和挽回損失大小,可給予舉報人最高10萬元的現金獎勵。
 
上方這張圖片是2017年底柳青給三位“陽光小桔人”頒獎時的留念,柳青當時就表示,“這張照片一定要幫我洗出來,很有紀念意義,我要把它放在辦公桌上。”
 
反腐并不是僅僅是幾家公司需要作出努力,更應該全行業協同打擊不良行為。2017年2月,京東牽頭,聯合騰訊、百度、小米、美團點評等14家企業以及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共同發起成立“陽光誠信聯盟”。據官網顯示,如今已經有超過280家企業參與到聯盟之中。
 
聯盟宣言中稱,如果某家成員企業的員工有違背職業道德行為,錄入失信名單後再去其它企業中的任何一家求職,都會被拒絕。
 
牢獄之災
 
除了被公司辭退,在法律層面腐敗犯罪究竟會面對怎樣的刑罰?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此前表示,在2014年到2017年,民營企業腐敗犯罪中,共包括15個罪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單位行賄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和行賄罪。
 
上述問題均觸及《刑法》,一旦觸犯,将會根據金額或情節是否嚴重等,處以不同期限和不同金額的刑罰。
 
一旦有員工涉及收取賄賂,此類情況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北京市道可特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崔志丹律師介紹稱,按照《刑法》第163條規定,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處沒收财産。

 
具體量刑會有多重?中國裁判文書網信息顯示,日前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進行一審刑事判決,此前因受賄被公安機關逮捕的螞蟻金服(杭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數娛中心商務經理劉慶南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并處沒收财産人民币一百萬元。
 
而此前,阿裡巴巴旗下聚劃算原總經理閻利珉因受賄獲刑七年,騰訊公司前總監嶽雨被判職務侵占罪與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成立,數罪并罰執行有期徒刑9年,百度聯盟發展部原總經理馬國林因受賄被判有期徒刑5年。
 
僅僅一時貪念,原本大好的前程毀于一旦,也因此面臨牢獄之災,如此嚴重的後果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公司裡有些部門有了權力,不是為用戶客戶服務,而是變成了尋租的工具,這完全違背了公司的基本價值觀和文化,要用最鋒利的刀子将這些腐爛的肉切掉,我管你是什麼鳥人。”周鴻祎在朋友圈表達對于反腐的強硬态度,也體現互聯網公司的堅定決心。
 
無數案例都在告訴我們,在互聯網的公開透明之下,原本的地下交易也會變得難以遁形。而随着互聯網反腐風暴更加猛烈,也将讓更多人清楚腐敗的後果,從而減少腐敗事件的發生。
 
請記住,在腐敗的背後,總有雙眼睛正在注視着你的一舉一動。

來源:新浪科技

推薦閱讀